>

365体育直播_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

从磨砺出,果断踏上美妙的主意旅程

- 编辑:365体育直播 -

从磨砺出,果断踏上美妙的主意旅程

冯朝辉出生于辽北昌图县,父亲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喜爱读书、藏书,同时也有少量藏画。因受父亲影响,他自小喜爱书籍,并酷爱绘画。

人物名片

落后的年代,偏远的地区,《芥子园画传》是当时县里唯一能买得到的美术书籍,一本本绘制精美的《三国演义》小人书的出版是他儿时最大的期盼。于是,他常常跑书店,用从大人那儿磨来的零钱,或是自己省下的冰棒钱,集成无数个1分、1毛,将一本本心爱的小人书买回来,包好皮,一遍遍地读,无数次地临摹,这是他孩童时期最大的乐趣。

冯朝辉,旅居日本艺术家,中国民进辽宁省委委员。精鉴赏,富收藏,著名书画鉴定家、收藏家、画家。长年从事中日文化交流,为促进辽宁省侨界国际文化事业发展做了大量的工作。现为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副教授,辽宁省侨联特聘专家、日本近代中国绘画研究所主讲。

爱好唤起理想,理想冲击着志向,一定要考取鲁迅美术学院。3年的鲁美业余美校学习,同时得到时任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系主任祝福新教授的亲自指导,凭借对艺术的这份爱好与执着,加之自身艰苦的付出,冯朝辉成绩突飞猛进,他当时所画的素描老者半身像被鲁美业余美校收做学生范本展示。1989年经过素描、色彩、面试等考场的激烈角逐,他有幸从1000多名参加专业课考试的考生中胜出,如愿地成为鲁迅美术学院国画系当年招收的5名公费生中的一员,也成为了全县建国以来第一个考入美术高等学府的大学生。进入鲁迅美术学院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给了他更宽阔的视野和更大的舞台,也正是从鲁迅美术学院起,他踏上了神奇的艺术旅程。

跌宕起伏的回流之路

大学期间他有幸师从于许勇、陈忠义、栾永让、赵宝平、张晖等知名老师,系统地学习中国画的绘画技巧,更有幸在课外得到季观之老先生的亲身指教。

沈阳的八月正是骄阳似火,酷暑逼人的时节。烈日下走上十几分钟,烦躁之态便已写在脸上。可是一跨进冯朝辉的工作室,全身的燥热神经就会立即松弛下来。走廊两侧的水墨画,如夏日之荷花、莲藕,散发出的清新淡雅气息,首先清凉了您的视觉使人的心境平和与安详,有种超然物外,让心灵回归禅意的安宁之感。

1993年毕业后,他曾就职于辽宁省委统战部、沈阳市委组织部,但他还是辞掉了这令人向往的工作,毅然决定出国留学深造。工作虽好,但不是他人生追求的目标,他要回归所挚爱的绘画艺术领域中去。

人常说,十年磨一砺,十几年里,他从本科生、研究生,到专业教师,身份也从学生,到业内鉴定专家。十几年里,读过的书可谓汗牛充栋,鉴定的字画不胜枚举;经历的收藏故事一个比一个精彩,尤其那些捡漏的事情,几乎件件是传奇

为什么要去日本留学,而不是去欧洲?因为日本和中国的文化渊源是相同的,早在中国秦汉时期,中、日两国民间就有往来,到了盛唐时期,他们对中国文化愈加推崇。中国的很多知名画家在日本也同样是家喻户晓,譬如:明代的王铎、张瑞图,清代的朱耷、沈铨,近现代的吴昌硕、齐白石、傅抱石,当代的范曾等。日本各大文博机构与私人藏家还藏有大量的中国艺术品。中国的艺术品在经历了列强的掠夺和上世纪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后,民间所剩无几,而日本在二战之后,经济崛起,人民富足,其百姓对书画的喜爱是普遍的。在日式的住宅里,均设有专门挂画的区域,一年四季定期更换。正是基于这样的文化氛围和土壤,所以他决定去日本留学。

逆光坐在本色梨花木椅里的冯朝辉,讲述起走过的书画回流与收藏岁月时,仍是悠然淡定一般的神态。钱来了又去,书啃了一批又一批。件件画作过眼、过手,装进脑子里的是知识,回流祖国的是文物,放进库里的是藏品。这其中的寒来暑住,成败起伏,波澜跌宕,恰似一部扣人心弦的电视剧。自上世纪末,他便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学识、修养,以及日本文博机构和私人藏家对中国名家字画保有量较大这一优势,开始陆续从日本回流中国名家书画作品,数量达几千件。其回流的中国名家书画作品主要为近现代,兼及明清,其中以金石画派巨匠吴昌硕、齐白石的作品数量最多。

为了迅速跨过语言这道坎,他每日仅睡3个小时,不到一年,就顺利通过了日本语一级考试,为他申请报考日本国立京都教育大学日本画专业研究生,铺平了道路。经过素描、色彩、创作、面试,他以绝对的专业优势,受到京都教育大学大学院专业课老师们的普遍认可,批准获得全额奖学金进入大学院学习。

2004年杭州西泠印社,为纪念艺术泰斗吴昌硕诞辰160周年,出版了《海外藏吴昌硕金石书画选》,书中所辑海外藏吴昌硕先生作品,现有15幅经冯先生之手已回流祖国。到目前为止,他已将200余幅吴昌硕作品回流祖国,他从中选出40多件精品留作收藏,创作时间从大师60多岁,直至其84岁卒年,于不同的时期,以不同的形式,包括书法、绘画、书信、印章等,将一代巨匠的艺术成就加以诠释。这其中更有近10幅作品为大师暮年,和去世后翌年在日本高岛屋办展时的作品,现存有长尾甲亲题箱书,高岛屋美术部统一编号,统一制盒,分别辑入《缶翁墨戏》、《缶庐近墨》和《缶翁遗墨》之中,可以视为十分有价值的文物。

这期间他重点学习了东方美术史、岩彩理论、日本画技法与创作等,全面掌握了日本重彩画的制作工艺,并创作出诸多优秀的日本画作品,其中毕业创作作品,被院学术委员会评定为毕业生优秀作品,留院收藏。2001年他如愿获该院教育学硕士学位,撰写的论文《中国绘画对池大雅的影响》被评为A级硕士生论文。

他的另一回流主要藏品是齐白石的作品。2007年中国国家画院为纪念艺术大师齐白石先生逝世50周年,特举办齐白石作品展,诚邀冯先生自海外回流并入藏的20多幅齐白石作品参展,同时结辑出版《造化神功》一书。他收藏的齐白石作品,时间跨度从白石老人变法时期到其晚年90岁。其中变法时期的《芭蕉小禽》与《芭蕉蝉鸣》两幅作品,原本应为一对孪生作品,却因岁月而疏离,是冯朝辉使它们重新相聚,不能不说是收藏的一大幸事!

取得硕士学位后,他又参加东洋美术史博士预科学习,后就职于日本亚细亚文化艺术中心任教师。随着个人时间的充裕,他开始专注于中国水墨画、书法、篆刻等的艺术创作及教学工作,同时积极为辽宁省侨联开展国际文化交流。这期间曾多次在日本各地举办个人作品展,创作的水墨画《老树孤鸦》获日本亚细亚水墨画展特选。

十余年间,经他之手回流的中国名家书画作品不胜枚举,明代吴门画家,文征明的代笔人朱朗的《西园雅集图》、清代著名画家郑燮的《芝兰图》和沈铨的《百禄图》不仅绘制精美、细致,艺术水准高,而且尺幅巨大,保存完好,足可以与博物馆中的同类藏品等量齐观;明代画家罗牧的《江山新绿图》,曾递载于清末至民国的8种书籍,并有两次展览,可谓难得;明代著名画家蓝瑛的《弄璋图》,曾经清代大收藏家吴荣光收藏,并编入《辛丑销夏记》中,是蓝瑛早年所绘人物画不可多见的珍品,流传有序,更具美术史研究价值。曾悬挂于清康熙帝御书房的《南巡图》,2006年也是冯朝辉将它回流祖国,中央电视台还为此做了报道。

日本画硕士学位的攻取和在亚细亚文化艺术中心任教,进一步拓展了他的艺术领域,丰富了艺术技能,提升了笔墨功夫。十多年的书画鉴赏之路,在朝朝暮暮的真、假、优、劣赏识中,在吴昌硕、齐白石等艺术巨匠作品的熏染下,他在师古的同时,亦师法自然,创作的作品汲取了东洋绘画营养,更吸收了传统文人画的笔墨风格。

这十余年间,经冯朝辉之手回流、送拍的中国名家书画作品,更是屡屡成为各大拍卖行的重量级拍品,历经二十多次出版著录的八大山人《长松老屋》、清宫散轶、《石渠宝笈》三编收录,明代郭诩的《虢国夫人夜游图》、明代大书法家张瑞图的《书法十二通屏》等。

环顾他画室中悬挂的绘画作品,的确具有中国传统水墨画风格特点,同时又融合了东洋美术的气韵。他的作品更注重画面经营,章法遵从自然,对角取势,画面延展、平衡;力求笔酣墨畅,意趣灵动,结构分明、简约;重水墨,偶略施淡彩,用墨的干湿变化,体现画面层次,表达质感。一花一鸟、一草一木皆蕴含着禅意。并通过传统法度和画面技巧的整体把握,来体现作品格调,展现内心思想,在冷静的鉴赏与辛勤的创作后,力求个人艺术风格的突破和个性化语言的形成,以达自身品性、修养与感悟的再现。

当这些绘制精美、流传有序、著录清晰的华夏艺术瑰宝,带着历史的尘风,得以回流时,我们不禁对他深为钦佩,毕竟中国的文化属于世界,但中国的文化遗产属于中国。

以书为骨,以诗为魂是中国画的审美核心,诗、书、画、印更是中国文人画的四大元素。他自幼酷爱书法,并十分注重书法训练。早年帖学米芾、祝枝山,后受何绍基、于右任的影响,博取日本书道之气韵,追求严谨法度、笔墨流畅、意态自然,力求与绘画所要达到的审美意境浑然天成。

毅然踏上神奇的艺术旅程

通过画廊销售和举办画展,他的个人国画作品受到日本友人的广泛喜爱。在日本关西地区艺术界小有名气,由此他也结识了更多喜爱艺术,亦或是从事艺术品经营的日本朋友。

冯朝辉出生于辽北昌图县,父亲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喜爱读书、藏书,同时也有少量藏画。因受父亲影响,他自小喜爱书籍,并酷爱绘画。

他为人谦让、友善、低调、诚实,处处为他人着想,他的行为带有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礼仪特色,深得日本朋友们的赞誉,他们私下甚至用很高贵的一个日本词语来评价他,译成中文应该是绅士。正是他这种谦虚与诚实的人格魅力,让本具有排他性的日本商人、藏家向他敞开思想,敞开文化。从与他们的父一辈交往一直延续到子一辈。正是这种君子之交,冯朝辉得以将一件件精美的中国名家书画,通过购买的形式回流祖国。

落后的年代,偏远的地区,《芥子园画传》是当时县里唯一能买得到的美术书籍,一本本绘制精美的《三国演义》小人书的出版是他儿时最大的期盼。

爱好唤起理想,理想冲击着志向,一定要考取鲁迅美术学院。进入鲁迅美术学院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给了他更宽阔的视野和更大的舞台,也正是从鲁迅美术学院起,他踏上了神奇的艺术旅程。

毕业后为什么要去日本留学,而不是去欧洲?因为日本和中国的文化渊源是相同的,早在中国秦汉时期,中、日两国民间就有往来,到了盛唐时期,他们对中国文化愈加推崇。中国的很多知名画家在日本也同样是家喻户晓,正是基于这样的文化氛围和土壤,所以他决定去日本留学攻取硕士学位。

在日本冯朝辉喜爱并专注于中国水墨画、书法、篆刻等的艺术创作及教学工作这期间曾多次在日本各地举办个人作品展,创作的水墨画《老树孤鸦》获日本亚细亚水墨画展特选。硕士学位的攻取进一步拓展了他的艺术领域,丰富了艺术技能,提升了笔墨功夫。十多年的书画鉴赏之路,在朝朝暮暮的真、假、优、劣赏识中,在吴昌硕、齐白石等艺术巨匠作品的熏染下,他在师古的同时,亦师法自然,创作的作品汲取了东洋绘画营养,更吸收了传统文人画的笔墨风格。他的作品更注重画面经营,章法遵从自然,对角取势,画面延展、平衡;力求笔酣墨畅,意趣灵动,结构分明、简约;重水墨,偶略施淡彩,用墨的干湿变化,体现画面层次,表达质感。一花一鸟、一草一木皆蕴含着禅意。并通过传统法度和画面技巧的整体把握,来体现作品格调,展现内心思想,在冷静的鉴赏与辛勤的创作后,力求个人艺术风格的突破和个性化语言的形成,以达自身品性、修养与感悟的再现。

以书为骨,以诗为魂是中国画的审美核心,诗、书、画、印更是中国文人画的四大元素。他自幼酷爱书法,并十分注重书法训练。早年帖学米芾、祝枝山,后受何绍基、于右任的影响,博取日本书道之气韵,追求严谨法度、笔墨流畅、意态自然,力求与绘画所要达到的审美意境浑然天成。

通过画廊销售和举办画展,他的个人国画作品受到日本友人的广泛喜爱。在日本关西地区艺术界小有名气,由此他也结识了更多喜爱艺术,亦或是从事艺术品经营的日本朋友。

他为人谦让、友善、低调、诚实,处处为他人着想,他的行为带有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礼仪特色,深得日本朋友们的赞誉,他们私下甚至用很高贵的一个日本词语来评价他,译成中文应该是绅士。正是这种君子之交,冯朝辉得以将一件件精美的中国名家书画,通过购买的形式回流祖国。

精彩的收藏故事

说起收藏故事,他说:从失败的教训里感悟和接近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之境界,是任何一位优秀书画鉴定、收藏专家成长的不二法门。他也正是沿着这条法则一路蹒跚走来的。

第一次接触到中国名家书画,还是上世纪末,他正在日本攻读硕士学位。京都的一次大型古董展上,他结识了日本京都著名的古旧书画修复、装裱师日下先生,正是这位老先生把冯朝辉引上了中国名家书画的回流与收藏之路。

无数次的失败与挫折,爱过才知情重,醉后方知酒浓,古董好玩,路难行。痛定思痛,冯朝辉认为,画得好不一定是真迹,是真迹的也不一定都画得好。要准确把握每个画家的风格,甚至同一画家不同时期的绘画风格、签字特点、印章差异,了解不同年代的绘画材料和装裱的不同,买书,大量地学习,向书本学,向画册学,向行家学。他发挥专业所长,从研究自己最喜爱的两位中国近现代绘画巨匠吴昌硕和齐白石入手,开始购买他们的画册、常用印章的原拓,尤其是大师们在世时就出版的画册,体会他们的作品格调、构图特点、笔墨特征,同时研究他们的个人生活经历,熟练掌握画家不同时期的签字、用印习惯,以至达到大师的哪一方印在什么时间后开始掉了哪个豁口,他都熟记在心。

一件藏品,一段回忆,有追购时的漫长等待,有倾囊竞购的艰辛,有捡漏时的窃喜,更有对原藏家给予他半卖半赠时的感动。因对字画的共同喜好,他与藏家、朋友们结缘,又因这份雅兴,彼此进行着交流,情字为先,缘在其中,这里面的情感,有时可能真的是我们外界难以理解的。2001年他遇到一位日本藏家,在他欲购买老人家几近珍藏了一辈子的,巨幅中国清代郑板桥《芝兰图》时,老人家竟然很伤感地说:这件藏品陪伴了我几十年,现在我老了,我要给它再找个好主人。钱你看着给,多少都不重要,只希望您能珍惜它。那一时刻,我分明感到自己所接过的不仅仅是一件精美的大师之作,还附带着原藏家的一份嘱托和一份情意。冯先生神情凝重地说。

就在前不久,另一位长年与冯先生交往的日本藏家、老者,因尿毒症故去,冯朝辉专程赶到日本拜访他的遗孀。回中国后,他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家中,整整一个上午,将这位藏家十多年来售予他的藏品,包括仅仅在3个月前,老人亲手售予他的、自己珍藏一生的清代指画大师高其佩的《渡舟图》,静静地、反复地抚摸,睹物思人,不禁泪流满面。

俗话说识古不穷,贪古不富,懂鉴定的人不会受穷,但痴迷于收藏的人却永远是捉襟见肘。冯先生认为这个行业的特点买哭买笑,拼的是眼力,玩的就是心跳,为此很多人觉得,这个行业是在赌,但他却不这么认为,确切地说,应该是搏。冯朝辉说,是建立在丰富的学识和实践基础之上的判断。

练就一双鉴赏家的慧眼

在收藏热不断升温的今天,练就一双鉴赏家的慧眼,便成了众多鉴赏爱好者最想获得的法宝。冯朝辉说,鉴和赏其实是两个艺术范畴的专业知识。

鉴要求的专业知识比较多,如对画家所处的时代背景、个人笔性、常用纸张、印章、色墨、题款特点、不同时期的艺术风格等都要有一个全面、细致的了解,方能得出最后结论。而赏则是每一位艺术创作工作者都应具备的美术基础知识,要长一双看名画的眼睛,懂得对佳作的欣赏就可以了。

俗话说不要手高眼低,但在艺术的追求上,他所主张的恰恰是先有认识,即所谓眼高,而后通过刻苦的训练、努力才能达到手也高。

鉴赏和绘画创作是一样的。着笔落墨前,所画之物早已了然于心,大师的构图,大师的用笔,自身的感悟与造化便不经意地流于笔端。当认识达到了一定的高度,笔墨之功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深厚;反之,当笔墨之功已经很娴熟了,欲再提高一个层次,还是要回归到认识的再提高,即所谓画在画外。

绘画和鉴定是他生活中的两部曲,但绘画与鉴定绝对是两个既相辅相成,又有着根本区别的专业。会画的人不一定会鉴定,因为鉴定所要求的知识不仅仅是绘画,还包括画家的习惯用色,常用纸、绢,那一时代的装裱材料、形式,以及后世流传的经历等诸多辅助信息;而懂鉴定的人,一定要会画画,或是熟知书法,否则难以感知大师的笔性、笔墨,以及不同时期的绘画风格。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陈师曾在谈到中国文人画时亦说:中国文人画要在画外看他的修养。冯朝辉说,买书是他挣钱的最大动力,也是他消费的最大去处。朋友戏称他,书越读越多,头顶的毛发却越来越少;鉴定水平越来越高,额头的包浆却越来越好。

大量的师古是艺术成长的捷径,也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当然,师古要有所选择,即所谓取法乎上,要放眼于中国美术史,从名家的艺术成就、成长历程,结合自身喜好、性格上去选择。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齐白石等诸位大师都是冯朝辉所敬仰和喜爱的,通过对他们的作品,尤其真迹的日日观察、体绘、临摹,再体会,再临摹,反反复复,不断提高个人认识,提升欣赏水平,提高笔墨功夫。

师古也是一个苦旅,绝对不是阶段性的,甚至一生都要师古。金石巨匠吴昌硕从30多岁开始学习石鼓文,日日临摹,直至暮年。为什么学书法的人不能先从学吴昌硕入手,就是因为缶翁师古的时间、学识与经历积累得太厚了,单靠几年、十几年又怎能体味得到呢?

没有这一过程,单纯追求创作,乃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或偶有效果好的,不过昙花一现,难有内涵,甚至有时让人琢磨不透。只有在漫漫的师古中,才能体会美,认识美,判断美,最后创造美。

让心灵回归禅意的安宁

如果把冯朝辉的藏品取其一二,便可为好事者终生满足。但他却始终朴实低调,向来言而有物,从不妄语,人有所求,古道热肠,尽心助之,不计回报。

他的一首自作诗中的两句,真实地体现了他如今的生活,月返东瀛寻一墨,幸得墨宝满屋塞。良好的艺术修养,扎实的绘画功底,丰富的鉴定实践,练就了他在书画鉴定上的明心慧眼。而享受寂寞,潜心专研是他在繁华过后一种生理和心理上的升华。他追求禅茶一味的境界,茶道讲究和静怡真,把静作为达到心斋座忘,涤除玄鉴、澄怀味道的必由之路。禅是摒弃外界事物,不受其干扰,从而使精神反观自身。他认为禅的本意是沉思,在沉思中造化得以升华。

辽宁省归国华侨联合会特约记者 徐雁来

本文由艺术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从磨砺出,果断踏上美妙的主意旅程